永恒的月亮
戊戌年四月初十
用户名:
密码:
访问情况
点击数 339125
总访问人数 11222
日访问人数 2
第21周访问人数 1202
月访问人数 293
年访问人数 1412
好友数 0
设我为好友人数 0
创建日期: 2011-06-03 01:52:27 日志状态: 公开发表
马兰花开在记忆深处

因为无意中看到网友的一篇关于黄梅戏的文章,因其中提到了黄梅戏的“梅开二度”,提到了黄梅戏的“五朵金花”,提到了马兰,提到了吴琼,一下子勾起了我对黄梅戏的想念,对故乡的思念。于是把从前听过或不曾听过的黄梅戏段子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集中地听了一遍。那甜美,纯朴的黄梅调把我带回了记忆深处......

我从小深受外婆影响,对戏曲有着特别的爱好。而生活在黄梅戏大省的安徽省,对黄梅戏更有着不同一般的情感。小时候和外婆一起看严凤英的《牛郎织女》,《女驸马》和马兰的《龙女》;陪外婆听黄梅戏的折子戏。就这样,在耳熟目染中慢慢地喜爱上黄梅戏。要说我对黄梅戏的喜爱有更多的是来自于对黄梅戏演员马兰的喜爱。从小听她的戏,读她的戏评,和朋友们讨论她和其他四朵金花。那时候,正是黄梅戏梅开二度,辉煌灿烂的时候。那时候报上,电视上提起的黄梅戏演员绝对是马兰,黄新德。在我成长的岁月里,见证了马兰从一位黄梅戏演员成为名角儿的过程。

马兰毕业于安徽省艺术学校黄梅戏表演专业,后来和其他四位同学吴琼,杨俊,吴亚玲和袁枚分到安徽省黄梅戏剧团。81年,马兰随安徽省黄梅戏剧团赴香港演出,获得巨大成功,一举成名。那时文艺刚刚复兴,百花齐放。老百姓对严凤英的黄梅戏喜爱有加,怀念无比。看到马兰和她的同学们的精彩演出,欣喜万分,为黄梅戏后继有人万分欣慰。那时,马兰,吴琼,杨俊,吴亚玲和袁枚并称黄梅戏“五朵金花”。1984年,马兰参加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以一曲《谁料皇榜中状元》和婉约靓丽的形象惊艳四座,从此走进观众之心。在八,九十年代,戏曲市场越来越小,许多地方戏曲苦苦挣扎时,唯有黄梅戏一枝独俏,这与马兰的独特的艺术魅力分不开的。剧作家金芝说:“马兰的艺术魅力来自特有的、和谐的“诗意”,看她的演出,好象在读着一首首不尽相同但又风格统一的诗。” [1]

我最初知道马兰是在一篇介绍她的同学吴琼的文章中知道的。合肥晚报的这篇文章称赞吴琼的《女驸马》唱得好,更有严派的韵味。后来报纸上又有文章说马兰的新戏《龙女情》好评如潮。也是这出戏让我对马兰的印象彻底改观。我看得是根据《龙女情》改编的电 影《龙女》,马兰主演。在洞房那一出戏,她对云花公主的心理刻画,令人叫绝。看完我问外婆怎么样。外婆的回答是还可以。外婆轻易不称赞演员。还可以已经是很好的评价。从此,我开始在报纸上关注她的消息,她的新戏。有机会的话,会在广播里听她的黄梅戏。

说起来,马兰的戏不多,可是每一出戏都能引起轰动,都是精品,都打着自己的烙印,有着自己的特色。在很多演员还在模仿严凤英的路子时,马兰已经在走自己的 路。她的戏已经不是光演黄梅戏的传统戏,从《风尘女画家》开始,《遥指杏花村》,《无事生非》,《劈棺惊梦》,《红楼梦》更多的是推陈出新。她所塑造的人 物无戏可鉴,人物或经历丰富,性格变化大,全凭自己的创作,她却能将人物的性格刻画准确细腻,分寸适度。她主演的电视剧《严凤英》中的严凤英,让她荣获中 国电视“金鹰奖”、“飞天奖”最佳女主角奖,也是至今唯一的戏曲演员获得的电视剧表演奖。她的《无事生非》让她领取了当年戏曲最高奖梅花奖。

我没有在剧院看过马兰的戏,在电视上看的比较多。后来有了网络,也看了不少她的视频。我喜欢马兰的黄梅戏。 我特别喜欢她的唱腔清脆婉转,吐字清晰。她的扮相漂亮大气,表演细腻传神。在我看来,大家看戏看马兰是有道理。她不仅仅是唱,而是她能将唱和做融入一体,表演自成风格,洒脱,自然,大方,并非一味模仿严凤英。听马兰的戏,你可以从她的声音,她的唱腔中感觉到人物的喜怒哀乐。听过她和黄新德的《春香闹学》,没有 视频,只有音频,可是我却能够从她的唱腔中感觉到一个活生生的,调皮和俏丽的小丫环站在我面前,戏耍书生王金龙。黄新德也不愧是她的黄金搭档,两人一唱一 和,你来我往,将这出戏唱得是趣味横生。看过她在《严凤英》中的戏中戏。我简直太佩服她的表演才华。众人都说黄梅戏中最难的是《小辞店》,不仅是唱,还有演。可是马兰的柳凤英一出场,真的是让人惊艳,让人眼前一亮。她大段唱腔,大段表演,不仅演出了泼辣能干的老板娘的外在,也演出了她内心寂寞,婚姻不幸的内心戏,还有她和蔡鸣凤难舍难分的纠葛情绪。看过别人演的《小辞店》,我最爱的还是马兰。马兰在戏中的眼神变化从最初的自信得意,到讲述自己和蔡鸣凤的相处时的幸福羞涩娇媚,再到分别时的伤心欲绝,整个过程是那样的细腻,那样的传神。她的《小辞店》,我听了一遍又一遍。

马兰和绍兴小百花越剧团的小生吴凤花合作的黄梅戏,越剧片段《十八相送》在网上流传最广。其他两个版本是韩再芬和陈雪萍,吴琼和何英。三版对照,我最爱的是马吴二人。马兰和吴凤花配合相当默契。马兰形体语言好,她的身段,水袖,扇子无不配合她的演唱。她的眼神很活,会说话,“眉眼盈盈”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她的祝英台真的是娇俏可爱,充满小女儿态,而吴凤花的梁山泊也是十分出色。我还是第一次看到除了黄新德以外,和马兰配合如此好的小生。难怪这一版的黄越《十八相送》最受欢迎,我百听不厌。

91年,马兰出演《红楼梦》。因有越剧《红楼梦》在先,我并不看好,而且她这一次是反串小生演贾宝玉。在报纸上看到,初演成功, 好评如潮,对马兰在戏中的表现更是这样赞不绝口。这出戏被视为黄梅戏梅开二度的巅峰之作,被视为黄梅戏里程碑的一个剧作。马兰凭《红楼梦》获得了“文华奖”,“白玉兰”奖。这出戏从91年上演到92年因故停演,一共演了八十余场。尽管这出戏口碑很高,尽管她得了奖,我一直不敢看,因为我对越剧《红楼梦》印象太深,太好。这一次,我终于打开了黄梅戏《红楼梦》的视频,因时间关系,我挑了其中的几个片段看。我很惊讶,不得不承认马兰的功力,她的表演才华。我最喜欢还是她的《哭灵》,完全不同于越剧徐玉兰的《哭灵》。徐玉兰的《哭灵》是感情奔放,一气呵成,而马兰的《哭灵》带给人却是压抑,心碎的点点哀伤,尤其是其中一句:“你走了也好,如此红尘”震撼人心。

马兰最后两出戏是《梁祝》和《秋千架》。《梁祝》颇受欢迎,而《秋千架》则备受争议。争议大多来自黄梅戏圈内人。其实,今天看来,这出戏还是相当不错,虽然唱腔不很传统,不是正统的黄梅戏,但曲调还比较优美。我想这出戏不够出彩的主要的原因是题材不够新颖。马兰对黄梅戏改革做得初步探索失败了。后来,我没有看到她的消息。再后来,我看到是安庆黄梅戏剧团的消息,看到的是韩再芬的频频出镜,看到她的《徽州女人》。2001年, 马兰在黄梅戏舞台上消失了。

 后来,我终于网上看到一则消息马兰嫁给了余秋雨。心里有点明白了。马兰离开安徽,随夫去上海是有道理的。可是转而一想,马兰那么有名,是安徽省的黄梅戏的招牌,她怎么就这样走了。安徽省就这么让她走。她结了婚就不可以演戏了么?不明白,不明白。。。

直到2006年,在余秋雨的博客里谈到马兰出走真相。马兰在2008年“戏苑百家-燕升访谈”中终于自己开口将了为什么8年前离开了安徽。马兰离开安徽是 因为原省黄梅戏剧院的工作环境无法让她有正常的艺术创作,并且本人档案被扣,工资停发,被无端解除职务等等。其实为了不再将矛盾激化,马兰采访后要求白燕升重做采访。后来白燕升和她商量后,删除了一些敏感话题。其实真正的真相并未全部说出来。有些恐怕马兰自己都不清楚。不过,我很震惊,我没有想到马兰的离开的背后会有这 么深的幕后。马兰离开安徽时,38岁,一个艺人创作成熟期,我相信即使她的改革探索不是那么成功,但是并不能阻碍她的继续创作。也难怪她走得那么义无反 顾,似乎对安徽没有任何留恋。

没有马兰的省黄梅戏剧院的地位从此一落千丈,远不如拥有韩再芬的安庆市黄梅戏剧团搞得风生水起。韩再芬凭借一部《徽州女人》大红大紫。韩再芬84年成名,刚开始就被视为是马兰的竞争对手,可是十几年过去了,她始终没有超越她最初的成名作《郑小姣》,直到99年的《徽州女人》。韩再芬自《徽州女人》后,也再也没有一部好的舞台戏出来。她拍了很多黄梅戏电视连续剧,也参加很多晚会,还拍了不少影视 剧。她有很多青年戏迷。

我知道韩再芬也在凭自己的力量努力经营黄梅戏;马兰的老搭档,著名黄梅戏表演艺术家黄新德和当年“五朵金花”之一的吴亚玲还在省黄支撑着局面,可是在大环境下的黄梅戏的现状一天不如一天。没有马兰的省黄梅戏剧院是孤独的,是寂寞的。它缺少一个角儿,一个吸引观众为她进入戏院的角儿。戏曲毕竟不是影视,观众对一个角儿的要求远远高于对影视演员的要求。戏曲是综合舞台艺术,不仅仅是唱,还要做,还要演。一个角儿站在舞台上,她就能将众人的目光吸引到她身上。她的气场就能盖过其他的人。这就是艺术魅力。马兰无疑就是这样的一个名角儿。

纵观当今黄梅戏演员,没有哪个演员有马兰在黄梅戏综合表演艺术水准。她让黄梅戏在严凤英后再一次进 入观众的心。她的观众不仅仅是大陆,还有台湾,香港和东南亚。黄新德说:“我必须承认,马兰是个非常优秀的、非常有品位的艺术家,她的素质,她的气质,包括她的演出的这个水准,我觉得恐怕不是什么人都能取代和超越的。 ”【2】<<戏苑 百家-燕升访谈>>的主持人白燕升说:“形象地说,马兰和她的黄梅戏已经走在了这个剧种的最前头,产生的影响一度超越了剧种本身。我认为马兰 是当代黄梅戏最具代表性的人物,某种程度上她甚至超越了严凤英。如果她不是我敬重的艺术家,如果不是艺术上可交流可过心的朋友,我不会如此在意一个人的去 留。古人讲:子非鱼,焉知鱼之乐?”【3】他曾在自己的博客里写了一篇短文“马兰,你在他乡还好吗?”。博文登出后,上万条阅读量和四,五百条回复。对于一个离 开舞台多年的戏曲工作者来说,拥有这么多关怀她的观众是不容易的。所以不论是什么原因致使马兰离开黄梅戏,失去马兰,应该是黄梅戏的损失。

我想马兰离开黄梅戏舞台,心里不留恋吗?虽然她在<<戏苑 百家-燕升访谈>>里说想通了,那时正是个极好的转折点,所以也不再难受。她会回舞台不管以什么方式。我个人觉得马兰心里是落寞的。她说想通了,那也只是人在失去自己珍爱的东西后,无可奈何地接受现实,超前走的一种姿态。在心里最深处,还是会有一种伤痛。在访谈里,马兰回答白燕升为何不向影视界发展时,是这样回答的:“我当时就一个想法,就觉得我最喜欢和最享受,我的生命力像鱼儿离不开水一样,我只要到了舞台上,音乐一起,锣鼓一响,灯光一亮,我突然就觉得,我的人生变得丰富多彩,我可以有好几种活法,马兰不是一个马兰,是很多个马兰,那是我生活中不可能出现的一种情景,这是非常享受的,就是这个职业的魅力所在,所以,我真的很喜欢这个工作,很喜欢这个艺术,我真的是觉得,演下去是其乐无穷。”所以离开舞台,马兰心中的痛可想而知。那期我看着相当沉重,始终有一种隐隐的悲伤。特别是最后马兰应白燕升要求和他合唱《海滩别》将这种气氛推向极致。马兰那一句“再见”就像是在向她不曾说再见的观众说再见一样,很伤感。

再见马兰,又是2009年在<<戏苑百家-燕升访谈>>之《长河漫漫》,是有关她的新作《长河》这部跨界合作的音乐剧。不是黄梅戏,是音乐剧。对那些期待看马兰黄梅戏的观众们来说,是失望,但是却看到了马兰对艺术的追求,对理想的坚持。也正是大家对这部戏带着对马兰回归黄梅戏的期待,尽管马兰一再表示这不是黄梅戏,依旧无法避免观众用黄梅戏的眼光来评价这出戏。我想可以说这部戏是毁誉参半。不过,在这次《长河漫漫》的采访,看得出来马兰充满了活力。她享受这个创作的过程。和上此《情归何处》的采访,她整个人变了,神采飞扬,相当健谈。我的感觉就是舞台给了她活力。所以马兰还是离不开舞台。《长河》演出了两场后,因为当时参与演出的上戏学生们临近毕业,也就没有再演。

看了这出采访,我更加明白马兰不会回黄梅戏舞台。毕竟离开了八,九年,这中间挣扎,抉择对一个曾是一个剧种首席的演员来说是非常痛苦。好不容易走出来,要回头是不太容易的。我想马兰骨子里是很清高的,倔强的,这是很多艺人身上所拥有的特性,因为不媚俗,不媚权,才能让自己的戏有品位。所以她不会再回到让她感觉受到伤害的安徽省黄梅戏剧院,更不会去安庆,也不会去湖北。而且因为工作关系被扣在安徽,她要去别的工作单位也不太可能。

《长河》过后,又是两年过去了。马兰也很少露面。这两年,吴琼和省黄梅剧院合作各地巡演《严凤英》和《江姐》,很受欢迎,也算圆了她的梦。可是马兰经过了大红大紫,经过了寂寞挣扎,她还在追逐自己心中的艺术之梦,寻找心中菩提树,就像那首她常唱的一首歌:

跋涉万里,风尘仆仆,
只为寻找那菩提树!
拥挤的路,吵闹的路,
不平的路,危难的路!

我问苍天大地,二千五百年哪,可曾记住?
山川默默无言,处处都是迷途,
苦行的喇嘛向我一指,
菩提树还在远处,还在远处!

一步一步,一步一步,
还在远处,远处.....
忽见天晴气朗,大树绿阴婆娑,
坐起一个行者,站起觉着无数。

大道无私,大雄无我。
从此走遍天下,溶化一路愁苦,
从此授业无量,创建人间乐土!

 

珍重,马兰!

 

 

【1】,【2】,[3]: 百度互动百科 - http://www.hudong.com/wiki/%E9%A9%AC%E5%85%B0%5B%E9%BB%84%E6%A2%85%E6%88%8F%E5%90%8D%E5%AE%B6%5D

日志评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验证码 security image  看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