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的月亮
戊戌年四月初十
用户名:
密码:
访问情况
点击数 339102
总访问人数 11222
日访问人数 1
第21周访问人数 1202
月访问人数 293
年访问人数 1412
好友数 0
设我为好友人数 0
创建日期: 2012-02-06 02:19:23 日志状态: 公开发表
自律?自危?

春节刚过,便在网上看方舟子和韩寒大战,很精彩。方舟子连发几篇微博质疑韩寒的文章有人代笔。韩寒全力应战,却无法说服对方和网友。方舟子文笔锋利,搜罗了各种证据,逼韩寒自证清白。而韩寒一面反击,一面公布证据来证明早期作品《三重门》,《求医》等是自己亲笔写的,包括手稿,家信等等。然而,他公布的越多,质疑声越多。手稿被认为不是初稿,太干净;家信被指可疑处甚多。甚至刚刚公布的病例也被认为是证明《求医》不是他的作品。韩寒准备上法庭以求清白。可是这个清白能洗得清吗?方舟子放话了,就算输了,也不停质疑,网上才是主要战场。联想起从前和方舟子大战的肖传国不就是赢了官司,还是被方舟子纠缠不休,失去理智,才教唆他人教训对方,被关了几个月吗?韩寒,太不经事,太嫩了。看看王朔的《骂韩寒》,到底姜还是老的辣。虽说骂韩寒,可是我分明看到的是一个文坛前辈在教晚辈在面对质疑和辱骂所持有的态度。

我从来就不是韩寒的粉丝,没有读过他的一篇文章。他的新闻从来就是跳过。我感觉他不是天才,是被包装的结果。但是我承认他很会耍酷,年轻人会喜欢他。说他不用功,考试不好,但是会写文章,不过是想显示他很聪明,不用功就能成名。他的团队这样做,我可以理解。虽然对青少年也许不是好的影响,可是没有韩寒,这种现象就不存在了吗?我常听孩子说某某某在家里很少看书,成绩却很好,他很聪明;某某某在家里不练琴,可是却拉得很好;有些家长会常说我不管他,都是他自己想要。其实真的不管吗?不可能。只不过是从小管好了,长大了自己懂得要学,大人就可以省心了。那些学习好的孩子,真的在家不学习就能学好吗?不可能。也许有,那真是天才。最近看了一篇文章就是谈这个问题,这个现象。还有,在美国学校里,不是学习好的孩子最受欢迎。受欢迎的是那些看上去很酷的孩子,像韩寒这样的。有些学习好的孩子为了不让别人说自己是NERD,故意考试考一两个BC;有的考试考A,也不敢对别人说,只说自己考得不好。所以,韩寒的出现和受90后欢迎是有一定的道理。所以,我并不相信他真的是一个在学业上一无是处的人。

对于方舟子,和对韩寒相反,我曾是方舟子的忠实的读者。记得刚到美国时,那时候没有什么中文杂志,期刊。后来有了电子中文报(忘了名字)。每次拿到手,便一字不漏地认真阅读。方舟子便是那时知道的。他写的有关《红楼梦》的评论,我很欣赏。倒不是他的观点,而是我认为他是一个理科生,却能写文章,令人刮目相看。再读方舟子的文章,就已经是在他自己办的《新雨丝》网站。那时他正在打“基因皇后”陈晓宁的假,我十分支持。从此,《新雨丝》是我必上的网站。虽然我对他的打假风格不是百分之百的认同,但是我总觉得中国需要有他这样的人存在,以唤起大家重视诚信。况且我始终认为他打假,一定是证据充分的。这中间,虽然有一两起打假,在我看来,有些偏激,但是我总觉得是人总会有错,方舟子也会打错对象,也就不追究。如果不是肖传国事件,也许我会一直支持方舟子,但是知道了肖传国和方舟子的十年恩怨,忽然感到原来方舟子是这样的人,原来他也不过如此。他会记仇,会造谣,会诬蔑。肖传国的大名,只要在《新雨丝》网站上潜过水的,都知道。没有肖传国事件,也许我一辈子都认为肖是个沽名钓誉,不学无术的学术骗子。他是个拿病人当实验品的无良医生。可是,看了网友介绍肖传国,才知道人家是纽约大学(大学名字不准)的副教授,拿了NIH funding 的科学家。他是真的放弃国外优越条件,一心报效祖国的人。他的理论也不是骗人。哪一个药品,手术不是经过多年的实践才能证明其有效性吗?请问目前为止,有哪一位外科医生提出任何理论会被国际上同行用来实验?虽然,肖传国的医院在打广告是有吹牛,夸大之嫌,但是只要医生在做手术前有对病人讲过手术风险,而病人及其家属签了字,那么医院就没有欺骗。而方舟子对肖传国长达十年的骚扰,直到肖传国没有选上院士,失去理智为止。而方舟子在对待自己夫人刘菊花硕士沦为抄袭一事上的态度,更让我感到他原来也不过如此, 是一个性格和内心都有所缺陷的人。他对法律公然藐视,更让我感到他不过是一个想在中国这个法制不健全的地方混水摸鱼,博个眼球,混个名。因为他知道在美国,他若敢收到法院传票,而故意不现身; 法院判决后,拒不执行; 公然辱骂法官,制造所谓不良法官和新闻记者名单;公然威胁他人。这一切的一切,都会让他进美国的监狱,至少也要让他赔一大笔钱。所以,他会说得冠冕堂皇,为了中国,为了净化中国的学术空气,回到中国。

所以,韩寒这一次被方舟子盯上了,我是觉得不死,也要退层皮。因为要自证清白何其难。咬文嚼字,逐字逐句的分析一个人的小说,是否有亲身经历,是否符合逻辑,那么有几个作家可以通过这一关。好事的网友不已经开始对鲁迅的文章进行分心,不也说里面有前后矛盾的地方吗?看到方舟子的这些天的微博,大有从前文革大字报的气势,于是对韩寒莫名有些同情,也皆因自己也是喜欢写点小东西,爱好文学的人。也是“物伤其类”,我想到了自己那些文章,我如何证明是我写的呢。

因为春晚上,看到费翔, 就想用《那些年,我曾追过的明星》写一写我当年喜欢过的明星,但是天涯上已经有一篇题目类似的文章了,就得重新起个名字。如果没有方舟子的存在,我也许就用了这个题目。想一想,他的存在,还是有好处,连一个不入流的,写点小东西的我也相当自律起来。把自己博客里的文章看了一下,看看有没有注明出处的文章。大家笑了,你紧张什么,你又不是名人,谁打你的假,神经病。我说谁知道呢?说不定那天我红了呢?这年头,躺着也中枪。不,埋在地里也中枪。这不,鲁迅先生已作古了,他也被拉出来评论一番。 关于我的笔名,我还得赶紧和我妹通个气。 我的笔名是她起的。我当然记得她为什么給我取这个笔名,但保不定她忘了;如果以后有人问,我妹说记不得了,那我不就成了骗子吗? 关于对童年的回忆。我要和父母和妹妹事先交流好,一起回忆,以免写出来的东西不一致,然后被说成是造假或代笔。因为回忆和时间长短有关,而当事人和旁观者对同一件事感受,所持立场和所持角度不同,回忆往往会有不同。有很些事,我忘记了,我妈却记得; 有些事,我和我妈,我妹的记忆完全不一样。和同学聚会,同一件事,有的人记不得了,有的人记住了一部分,有的人全记得,只是不晓得谁的最准确。谁敢写回忆,不定哪天被认为是代笔。

在我的家信和电子邮件里,我也会用我爸,我妈的字眼。以方舟子看来,也不对头。哪有人写給父母的信会这样写。给妹妹写写信,也是如此。和父母交谈,也是我爸,我妈怎么样;跟我妹打电话也是这样。所以,以后我要记住,在文章里,在电子邮件, 特别是家信,不可以这样写。在信件结束,不可以这封信用女儿,下封信就不写女儿这个词;不可以用这封信用大名,下封信用小名。切记,切记,要前后一致。

想起小时候,妈妈说我的文章写得不好,不像我的同学会引经用典,头头是道。现在看来,妈妈是错的。小时候我们读过什么经典史书?同学会引用,也不过是摘录。她没读过《诗经》,《论语》,《孟子》;唐诗宋词也没读多少,不过就是好的句子引用一下。想想,这个同学的文章说不定是她妈妈代写的。再有没有读过《三国演义》,不可以引用《三国》的故事;没有读过《水浒》,不可以用《水浒》的故事。引用诗词,必须读懂全诗;引用古文,也需要理解,读懂,读全文。所以,以后写文章,引经用典,要先知道所引用的典故,诗词,文章的出处,要明白它们的意思。一定要读完全书,才可引用。

如果你语文成绩不好,千万不要写文章。要写也要体现出成绩不好的文章。所以像我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写文章呢?第一,在十四岁之前,我最讨厌的就是写作文。我的作文成绩从来就是“中”。我的数理化也一般,语文有时90,有时80 多, 有时70多。十四岁后,后来也许开始写日记多,慢慢喜欢上写作。高中时,也会写点小文章。但是,我语文课上作文并不优秀。如果自由命题的记叙文或散文,那么我的成绩还不错,如果是说明文或议论文,那一定是灾难。十七,八岁时,开始模仿琼瑶,金庸,梁羽生写点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现在,回头看这些小说当真是无病呻吟。可是,年轻人开始学写小说不都是从模仿开始的吗,都装深沉吗?你说我那个时候写爱情,写得老练,就是代笔。是的,那个时候我没有恋爱过,可我就不可以写爱情吗?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模仿总可以吧,想像一下总可以吧。我记得当时我写了一篇关于高考生活的小说“冰天里,那一团火红”,給语文老师看。老师说我用了意识流的手法。我根本不知道意识流是什么,只觉得那样写,很好。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还真记不得这篇小说的内容是什么。我的文风也改变了很多。那些小说,连我自己看了都觉得太幼稚,太可笑了。

再说在八十年代写文章会有底稿。但是通常我都是边写, 边改,边誊写,所以我的稿子相对很干净。如果是发表过的小文章,连手写的稿子都没有了。有了计算机,博客里的文章是输进去,然后在计算机上改,手稿是绝对没有了。我怎样证明这些都是我写的,我怎样证明书中观点是自己的。然而自证清白,往往会变得有口说不清。

所以,一个人,一支笔,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总是可以在别人的文章中找出不对的地方。所以,我想自证啥呢?爱怎样就怎样。我这一次提供了证据, 你还是会鸡蛋里挑骨头,要求证明一下新的质疑。这种没完没了的质疑,证据,再质疑,再证据,是永远无止境的。所以最好的方法是不理,或者求助于法律。 

很多人说方舟子的存在是好的。是的,从一方面来说,他的存在,会让很多人自律,然而一件事总有两面,当他的笔让一个作家写文章要想到自证清白,时时刻刻保留证据来证明自己的时候,那么还有什么创作自由。不是说不可以质疑,但是小说不可这样逐字逐句地分析其逻辑性和科学性。小说中一个角色的经历可以是很多人的经历的综合。在大多数的证据只是推断的情况下,怎能就这样在网络上大肆宣扬别人的作品是代笔呢?

所以当自律变成了自危,我们更需要的应该是一个正常的学术监督系统,正常的鉴定文学创作抄袭剽窃的机构,而不是方舟子这样的打假人。

 

  

 

日志评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验证码 security image  看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