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的月亮
戊戌年四月初十
用户名:
密码:
访问情况
点击数 339114
总访问人数 11222
日访问人数 2
第21周访问人数 1202
月访问人数 293
年访问人数 1412
好友数 0
设我为好友人数 0
创建日期: 2015-04-29 01:23:27 日志状态: 公开发表
重温<<撒哈拉的故事>>

重温三毛的<<撒哈拉的故事>>的过程,总是有物是人非的感觉。虽然<<沙漠观浴记>>依旧让我大笑,虽然<<哑奴>>和<<哭泣的骆驼>>依旧让我热泪盈眶,然而年龄不同,心境不同,时不时会有沧桑感。

琼瑶和三毛陪伴我们这一代走过青春岁月。 读三毛,会爱上她的爱情,会爱上她的浪漫,会爱上她的自由和她的沙漠里的风花雪月。 三毛和荷西的爱情曾让我们羡慕,感慨和唏嘘不止。昔人已作古,再读此书,走进他们的爱情和婚姻,除了一叹再叹人事无常和人生的无可奈何,也或多或少明白了三毛对荷西的"不思量,自难忘"的缠绵心绪。

人到中年,我常常觉得人生不可知,却冥冥中自有定数。我曾经困惑三毛的自杀。现在我却觉得这是命中注定。我吃惊于自己的发现,也体会到"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 爱上层楼, 为赋新词强说愁。如今识尽愁滋味,却道天凉好个秋。"的悲凉。人到中年,想的,看的,是这样的不同。

对于<<撒哈拉的故事>>,印象最深的就是我提到的那三篇文章。这一次<<白手成家>>,却让我颇有感触。三毛和荷西的沙漠之家是二人双手建立起来的。家具是荷西做的,家是三毛亲手布置的。我想起自己初到美国的白手建家。没有像样的家具,都是同学离开时留下的。那时没多少钱,每攒点钱,就买一件家具或想要的东西。还要留钱买车。其实一直没有太像样的家具。我也不太在乎家具的档次,也不太懂用最少的资源来装点家里。这一切直到我们在德州安定下来买了房。房子有了,才开始买好点的家具,然后看着房子被一件一件家具充满,看着孩子一点一点的长大,心里满是喜悦。只有这样,幸福才是真实的。年轻时,我也许都忽略了这篇散文,也许就想着他们二人好幸福,可是却不能真正体会什么是真正的幸福。看着荷西辛苦地做家具,三毛一定是感动地,幸福地。她对荷西不是十分的爱,并不想结婚,也许经历了白手成家,经历了沙漠的相依为命,爱也就深沉了,对荷西的爱和依恋也在不知不觉中建立起来。

其实最让我惊心的是三毛竟然是用装过棺材的木板做家具。这让我毛骨悚然。是我迷信吗?可这毕竟不吉利。结婚总该喜庆些。年轻时我们也许对这些不屑一顾,以为爱就可以让婚姻天长地久,就可以长厢厮守。实际上有太多外来的因素让这个梦想破碎。三毛对这些忌讳自然是不在乎的,对这些看得淡。但在现在的我看来,很多命里该发生的事儿在装棺材木板上已经注定了。在<<死果>>里,三毛说在她内心最深处,她一直有自己结束自己生命的想法。所以,三毛最终选择自杀,也不是无因可循。

想起<<滚滚红尘>>那首歌,"于是不愿走的你,要告别已不见的我,至今世间仍有隐约的耳语,跟随我俩的传说。"

三毛和荷西,滚滚红尘里永远的传说。

日志评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验证码 security image  看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