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的月亮
戊戌年四月初十
用户名:
密码:
访问情况
点击数 339144
总访问人数 11222
日访问人数 2
第21周访问人数 1202
月访问人数 293
年访问人数 1412
好友数 0
设我为好友人数 0
创建日期: 2015-12-14 01:50:40 日志状态: 公开发表
除却垂柳不是柳


每天上下班都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从不会在公司停车场驻留。停车场也没啥可看,隔街是中学的操场。另两边是树林,谁也不会留意它们。自从大楼管理单位在林边增加十几个车位后,我常停车在树林边。不仅是因为倒车容易,更为那儿的一点树荫可以遮阳。
我从不曾留意树林里有些什么树,并且休斯顿的春天那么短,仿佛春天没到就步入了夏天。然而四月底某一天,不经意中地看到空中飘着绒绒的柳絮,一团团,逐对成球。心下疑惑,柳絮从何而来?难道停车场边的树林里有柳树?快步向车位走去,越接近,空中的柳絮越多,倒真有满城风絮的感觉。走到车旁,车顶和车窗上都沾上了柳絮,风一吹,又飘走了。仔细看了下眼前的树林,的确有几棵树像柳树,却又不是垂柳,更没有杨柳依依的感觉。树林里两摊积水,"一池萍碎",漂浮着点点似茸球般的柳絮。一阵风过,眼前落下的柳絮,又因风而起,“(也)无人惜从教坠。抛家傍路”,不知要飘向何处? 
我喜欢柳树。虽然历来的诗词中,杨柳和柳絮总与伤春和离别有关,比如“杨柳岸,晓风残月。”,“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江南江北一般同,偏是离人恨重,"草木也知愁,韶华竟白头。”,但我一想到柳树,想到的是垂柳,是印象中校园里池塘边种的那几株垂柳。
记得早春二月,池塘边的柳树开始抽枝,长出嫩嫩的绿叶,丝丝下垂。远看就如贺知章的诗写得一样,"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 风一吹,柳枝轻抚水面,婀娜多姿,袅袅婷婷,如美人腰肢一样。夏秋之际亭亭如盖,长长的柳枝静静地垂下,树荫清圆。夜晚,“柳絮池塘淡淡风"。坐在荷塘边,柳树下,天上一轮明月,心静如水。不过年轻时候的自己是不会有这样心境去欣赏这样夜色。
身在他乡,也曾停下脚步去寻找年少时的诗情画意。在巴尔的摩,在湖边,在池塘边,我见不到垂柳,心里还琢磨难道美国没柳树?后来在费城看到柳树,挺惊讶的。不过这些柳树种在路上,而不是种在岸边。虽有柳枝垂下,却因不是临水而生,缺了几分风情,缺了几分妩媚。回到巴尔的摩,我猛然发现不是巴尔的摩没有柳树,而是它们也是种在路边和其它的树种在一起,不仔细看,根本不会注意到。好像这么多年,我真的不曾见到垂柳,也许是我的观察力不够,也许是从不曾放慢脚步去看身边的风景。若不是停车在树林边,就算有柳絮飘过,也不会停下来看树。尔后又有不是垂柳的遗憾。
也许我想念的不是垂柳,也许我想念是杨柳依依的感觉,也许是永远萦绕在心底深处,无法挥去的乡愁在作祟,在我看来,“除却垂柳不是柳”。

日志评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验证码 security image  看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