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的月亮
戊戌年四月初十
用户名:
密码:
访问情况
点击数 339105
总访问人数 11222
日访问人数 1
第21周访问人数 1202
月访问人数 293
年访问人数 1412
好友数 0
设我为好友人数 0
创建日期: 2015-12-14 02:23:54 日志状态: 公开发表
映日荷花别样红

在文学城上看到一篇博文<<在美国,中国荷花为什么不受欢迎?>>,终于解答了多年来萦绕在我心里的疑惑,为什么在美国二十年有余,我只在中国城偶尔一见荷花,为什么湖里,池塘里不见荷花。漫长的休斯顿的夏天,倘若池塘里种上荷花,也能为炎热的夏日增添点动人的景致。为什么不种呢?文章说因为美国人认为荷花是外来植物,对当地的生态有威胁。荷花的繁殖能力极强,扔下几颗种子,便会发芽成长;埋几个莲藕,很快一个池塘就会长出一片荷的花,把其它的水生植物挤走了。秋天到来,要有人清理池塘里的残荷,对美国人来说,这人工费,是一大笔开支。所以,荷花在美国不受欢迎,是因为它极强的生命力和入侵性。

然而大多数中国人是喜欢荷花的。就像我们习惯了四季的变更,日月的转换,荷花存在于我们的日常生活中,不亲不疏,不远不近。只要有夏天的地方,只要有湿地,或有池塘,就会有荷花。若问为什么爱荷花,那读书时背过的周敦颐的<<爱莲说>>中名句便脱口而出:“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亭亭净植...."

我喜欢荷花,喜欢它盛开时亭亭玉立的风姿。我总是模糊地记得很小很小很小的时候,在三姨家,大路两边的湖里盛开的荷花;记得家乡包河公园里那一池荷叶田田,别样红的映日荷花;还有那年在表姐家附近的湖里开满的荷花,一望无际,端地是“接天连叶无穷碧”。微风一过,十里荷香;还有夏日里,静谧校园里掩映在柳荫里的一池荷花。

我喜欢荷叶,喜欢看露珠在荷叶上滚动的样子。读那些古代小说时,常有店家,将煮好的熟食包在荷叶里。<<红楼梦>>里宝玉喝的莲叶羹,一直想吃喝,却不会做。现在我喜欢做荷叶粉蒸肉,荷叶排骨。我爱吃新鲜的莲蓬,吃新鲜的莲子,脆脆的,吃时唇齿含香。

我最爱吃藕,荷花的根。从淤泥里挖出来,却是道营养极好的蔬菜。朋友家的凉拌藕片,永远是她家聚会时我首选的一道菜。不爱吃蔬菜的两个儿子,对藕是情有独钟。加点辣椒,加点盐,炒一炒,就可以下饭,一碗饭吃光光。记忆里那个学做饭的夏天,兴致勃勃的我和妹妹学做藕夹子。第一次做,有点咸,被妹妹的同学看到,竟然不嫌咸,全吃了。

我喜欢荷香。那种香气比玫瑰,栀子花,桂花,茉莉的花香又不同。微风一过,淡淡的,似近又远,飘飘渺渺,似香非香,“ 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似的”,虽不沁人心脾,却也让人神清气爽。<<红楼梦>>里香菱曾对夏金桂解释自己的名字的由来时,说道:“不独菱花香,就连荷叶、莲蓬,都是有一般清香的。但他原不是花香可比,若静日静夜或清早半夜细领略了去,那一股清香比是花都好闻呢。......"夏金桂这等泼妇,自然是不能有香菱的意境。凡尘中人也不是人人会在静夜里专门去细领略荷香。多在荷花盛开的夏夜,路过那里,微风送来缕缕清香,才会细品味,原来是荷香。然后又会绕道去荷塘看荷花。

在我的记忆里,夏天饭后,全家校园散步,荷塘是必去之处。我一直记得科大校园东区通向大门的大路边的那两个池塘。虽然两个池塘都种有荷花,我更喜欢的是那种满荷花的小池塘。它掩映在柳荫深处。满目的绿。在一片绿油油中,是红白相间的花朵。有的已含苞怒放,有的却是“小荷才露尖尖角。”池塘边建了一个杯状的亭子。一条小径通向池塘中心,可以让你近距离欣赏荷花,甚至去触摸荷叶和花朵。当一场大雨过后,水漫小径。胆小的我,曾战战兢兢地踩水到池塘中心看雨后荷花。我好像没有独自一人在夜晚去过杯亭赏荷,荷塘的月色自然就不知道。我就权当朱自清先生的<<荷塘月色>>里描写的荷塘月色,是杯亭的荷塘月色。“曲曲折折的荷塘上面,弥望的是田田的叶子。叶子出水很高,像亭亭的舞女的裙。.....月光如流水一般,静静地泻在这一片叶子和花上。薄薄的青雾浮起在荷塘里。叶子和花仿佛在牛乳中洗过一样;又像笼着轻纱的梦。"

多年过去,校园在变,也不知道杯亭的荷塘是否依旧,月色是否依旧。也许下次回去,该去校园的荷塘看看,去看看我喜欢的荷花。

日志评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验证码 security image  看不清楚